龙伯渊:旬邑红色地下交通线的建立及主要工作

来源:    发布时间:2020-12-21 16:12    阅读次数:     选择字号:【 】 【打印


1943年8月的一天,王生春(关中地委交通员,通称张老汉)突然来探望董策成和我,密谈建立统战关系的问题。当时王生春以和董策成、我是乡党的公开身份住了六七天。时间久了,王生春对我二人有了进一步的了解,就给我二人说了他的真实身份,并严肃传达了关中地委给我两人的指示,要求护送出入边区的干部,维护来往边区的经济交通线。从此,在第三大队驻防的地区,一条秘密的红色交通线建立起来了,由旬邑土桥通过边区丰泉(贸易总公司设在此地)的交通要道牢牢掌握在我和董策成的控制中,进出边区的物资也畅通无阻。

为了确保这条交通线的安全,完成党交给我们的光荣任务,我俩对今后的工作又进行了周密的部署和安排,特别在人事方面又做了进一步的调整。由董策成亲自担负输送物资进出边区的保护任务,全面负责这条秘密交通线的领导工作,具体工作由我去做。确定由机枪中队担负护送进出边区人员的具体任务,并从中挑选了一批倾向革命、忠诚可靠的同志编了4个护送小组,每组3—4人。董策成为了绝对保证安全,并能事权专一,调配灵活,严肃地责成我对这4个护送小组统一领导, 并规定了4条纪律:①绝对保证安全;②不拘时间执行任务;③不问来人姓名、去向、干什么,不向外传;④各地成员只听命令,勇敢地执行任务,成员之间不许互谈,完成任务后由各组长直接向龙伯渊汇报情况。

这条秘密交通线,从1944年初至1946 年8月约3年时间,做了大量的工作:

一、疏通物资交流。当时国民党在经济上封锁边区,不许国统区的棉花、布匹、医药、纸张等物资进入边区,违反者物资没收,货主治罪,对我军民生活带来了困难。交通线建立后,我们利用乡党关系,动员西府地区的商贩赴边区做生意,因而扶风、岐山、凤翔、宝鸡等县的商贩一批批向边区运送运送物资,我们给予方便,重要物资我们派人进行护送。进而武功、麟游、眉县的客商也参加了贸易活动。运进边区的物资数量很大,数字无法无法统计。仅凤翔商贩头儿董志杰,从1944年7月开始从我们的防线经过,到1946年7月大体每月跑一回,最多一次驮运的牲口达60多头,最少二三十头。运进边区的物资有布匹、医药、百货、金银、枪械等。总之边区贸易公司要什么,货到公司全部收买,生意很顺利。为了保证物资交流,我亲自到贸易公司所在地——丰泉村和公司经理王培南同志交流情况。

二、保护国民党统治区的革命青年安全到达边区。西安“八办”和西府地下党送往延安的青年学生每次少则三五人,多则20余人,络绎不绝。据不完全统计,有300人以上,都安全地由我们的防线进出边区。由东北迁来凤翔竞存中学的校长车向枕,在凤翔教育界享有盛名,遭到国民党顽固派的打击、迫害,车领儿子经过交通线,安全到达延安。

三、保护西府地下党的领导人由交通线进出边区。当时,凤翔、扶风、宝鸡、武功、乾县、礼泉等县地下党的负责人及工作人员,赵杰、刘天章、孙宪武、苏智、李特生、罗恒来、姜仁风、唐磊、丁超(王志贤)、邰光瑞等,都是由我们防线保护、护送他们到边区西府等地工作,然后又回边区汇报工作。

四、护送领导干部和知名人士。1946 年5月,国民党在咸阳准备枪杀爱国进步人士李敷仁,李被我地下党营教,由王生春护送到我们防地。过防线时,董策成将李敷仁安排住在鸡儿嘴我家隔壁院子,我老伴苏珍给李做饭,我派张志刚、苏发技执勤看护,外加岗哨,不许任何人进人。后由张志刚、苏发技、王明协同王生春护送,段明轩带一批人做警卫,张孝吴带一个分队队以巡逻名义尾随其后,以防意外。有次唐磊同志护送民盟领导人杨明轩进边区,因国民党通缉捉拿,杨扮成医生骑毛驴由张洪进入防线关道嘴,要求把他隐蔽起来。为了安全,我们派王青山领了一个班,化装成群众,暗藏短枪,分散前进,每个人之间保持50米,作为前卫和尖兵。派陈根山、段明轩、李志忠跟随杨骑毛驴进边区,后由张孝吴分队以巡逻模样作警卫,以备非常,直至王青山返回后我们才放了心。


上一篇:李治洲:党派我到关中去
下一篇:张军孝:习仲勋与旬邑起义纪念碑的建立
主办单位:中共旬邑县委党史研究室
联系电话、传真:029-34420812 地址:旬邑县中山街 邮编:711300
版权所有:中共旬邑县委党史研究室  陕ICP备16016761号